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简体|ENGLISH
与关汉卿齐名的白朴,为何漂泊半世,晚年定居金陵桐树湾?

“元曲四大家”指关汉卿、白朴、郑光祖、马致远四位元代杂剧作家,四者代表了元代不同时期不同流派杂剧创作的成就。今天,当你从南京武定桥到镇淮桥,秦淮河水蜿蜒而行,河西侧就是信府河路,穿过马道街,依旧还叫信府河路。据说,白朴就曾居住在信府河路的秦淮河边桐树湾,并在这里写出了《梧桐雨》与《墙头马上》。 

白朴,字太素、仁甫,号兰谷,祖籍山西河曲,生于河南开封,终身未仕。他的父亲白华为1215年进士,曾官至枢密院判。白朴幼年并非锦衣玉食,出生后不久,金朝的南京汴梁就陷入蒙元的重重包围之中。位居要津的白华,为金朝的存亡而奔忙操劳,烂额焦头,无暇顾及妻儿家室。1232年,蒙元大军攻城,金哀宗弃城北走归德,白华只身伴君渡河而走。次年三月,汴京城破,血流成河,白朴姐弟与母亲失散。仍在汴梁城内的元好问,危难之际收留了白朴姐弟。 

山西河曲白朴公园 

 

白家与元好问为世交,过从甚密。元好问于白朴而言,不仅是师长,更是恩人。当时元好问虽生活至为艰辛,但他视白朴姐犹如亲生,关怀备至。白朴为瘟疫所袭,生命垂危,元好问昼夜将其抱在怀中,白朴竟于得瘟疫六天后,侥幸痊愈。白朴的词作,也承袭元好问长短句的格调,跌宕沉详,天然古朴。他的小令《天净沙》中的“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绝不输于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 

白朴12岁时,其父白华依附于驻扎在真定的蒙元将领史天泽。得此消息后,元好问在该年秋由冠氏返太原途中,专门路经真定,将白朴姊弟送归白华,失散数年的白家父子得以团聚。乱世浮萍,父子相见,白华有一《满庭芳》,抒发骨肉团聚的心情: 

光禄他台,将军楼阁,十年一梦中间。短衣匹马,重见镇州山。内翰当年醉墨,纱笼支高阔依然。今何日,灯前儿女,飘荡喜生还。 

他对元好问代为抚育儿女之恩,无以为报,曾有诗如此说道:“顾我真成丧家犬,赖君曾护落窠儿。” 

12614月,元世祖让各路宣抚使举荐人才,时以河南路宣抚使入中枢的史天泽推荐了已36岁的白朴。但他无意仕途,居然弃家南游。他先到汉口,再入九江,41岁时曾北返真定,路经汴京。此后,再度南下,往来于九江与洞庭之间,终于54岁时定居南京,大致就在如今的信府河路的秦淮河边桐树湾。《至正金陵新志》载:“桐树湾在秦淮南向,逼府城,北临淮水,岸旧植桐甚繁,故名。东北有浮航,即长乐桥也”。白朴这位来自北方究竟死于何时还朦胧不清的乱世奇才,居然在南京生活了近三十年,他在81岁的时候,还去过扬州,此后消息,语焉未详。. 

中国戏曲,在宋、金两代已经极为完备成熟,可惜没有剧本流传下来。元代杂剧,异峰突起,在故事情节、人物塑造方面,已经相当娴熟。遭逢乱世,九死一生,终于在江南水边安静下来的白朴,对杂剧创作,厚积薄发,不可遏止,据元人钟嗣成《录鬼簿》著录,白朴居然写过16种剧本,现仅存《梧桐雨》《董秀英花月东墙记》《墙头马上》三部著作全本,以及《韩翠颦御水流红叶》《李克用箭射双雕》的残折。 

细说白朴的千古绝唱《梧桐雨》。天宝之乱以来,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成了热门话题,特别是白居易《长恨歌》问世以来,对这段历史不断进行反思。坊间还出现《杨太真外传》《玄宗遗录》等著述。金元易代之际,剧作家们对杨李故事,仍旧兴趣不减。关汉卿写过《哭香囊》,庾天锡写过《华清宫》《霓裳怨》,岳伯川写过《梦断杨妃》,王伯成写过《天宝遗事》。但这些剧本都已亡佚,惟独白朴的《梧桐雨》得以流传。 

梧桐雨 

 

白朴的《梧桐雨》固然也写杨、李的情爱、侈逸,但他创作的着眼点却不在于此,他要向经历过沧桑巨变的观众,宣示更深刻更沉痛的人生变幻的题旨。《梧桐雨》第四折,在全剧中最为精彩。李隆基退位后在西宫养老,他满怀愁绪,思念着死去的杨玉环,怀念着过去的月夕花朝。手无权柄的苦恼失落,日薄西山的凄惶孤独,他在梧桐树下盘桓,“常记得碧梧桐阴下立,红牙箸手中敲”,到如今“空对井梧阴,不见倾城貌”,一切往昔风华,都成了追忆重温。在落叶满阶,秋虫絮聒的气氛中,李隆基做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梦。梦中杨玉环请他到长生殿排宴,不料才刚说上一两句话,梦就被惊醒了。梦醒后“窗儿外梧桐上雨潇潇” “一点点滴人心碎”。 

在中国的诗文长河里,梧桐本身即包含着伤悼、孤独、寂寞的意蕴,白朴让梧桐作为世事变幻的见证,让雨湿寒梢、敲愁助恨的景象,搅动了沉淀在人们意识中的凄怨感受。王国维说《汉宫秋》“雄劲”,《梧桐雨》“悲壮”,可并称“千古绝品”。白朴将一个众人熟知的历史故事,处理得如此寓意深刻、缠绵悱恻、不同凡响,《梧桐雨》不愧为元杂剧四大悲剧之一。 

也许因为作者融进了自己对战乱不幸生活的切身体验,故能把唐明皇孤寂时听雨的一缕哀思和无端愤慨,写得百转千回。我甚至猜想,大概正是因为江南秦淮河边的小院寂寞,孤独难耐,烟雨蒙蒙,雨滴梧桐,才触发了白朴的如此情思与文思吧?如今的信府河路两侧,有枫杨树、樟树、玉兰树,当然也有梧桐树。 

(来源:方志江苏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中国方志网| 中国国情网

京ICP备08002157-3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Copyright © 2008 www.zhongguodiqing.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