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简体|ENGLISH
魏长生

原标题:秦腔一代宗师——魏长生

在中国戏曲发展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象他那样对中国戏曲的声腔产生过如此重大和深远的影响,从来没有一个人象他那样使一个剧种迅速传遍全国,从而促使一种声腔系统的形成。这样的艺术家,堪称中国戏曲的一代宗师,“旦色界辟一新纪元的天才,得写实之妙者。”(日本著名戏曲史家青木正儿:《中国近世戏曲史》) 他,就是中国戏曲历史上著名的秦腔表演艺人——魏长生。 

“海外咸知有魏三,清游名博大江南”。这是清嘉庆初年《日下看花记》的作者评论秦腔艺人魏长生(即魏三)的诗句,他生动地说明了魏长生在清乾隆、嘉庆年间曾是誉满大江南北的民间艺术大家。魏长生一生颇多坎坷,诗中的“名博大江南”就是因在北京受到迫害而到山东、江苏等地演出后的真实写照。 

(一)“幼习伶伦  困厄备至” 

魏长生,原名魏朝贵,字宛卿,排行老三,人称“魏三”,四川金堂人。生于乾隆九年(1744 年),该年金堂等地下起了暴雨,毁庐坏田,百姓死伤甚众。魏长生家世代务农,在这次大水灾中,损失惨重。魏家贫,父早死,全靠母亲做些零活勉强维持生活。在他10 岁左右,母亲辞世,魏长生只好与流浪儿为伍,捡拾破烂,备尝艰苦;曾一度到省城成都学唱过川戏,技艺很一般。大约在学艺前后,混迹于当时下层的江湖组织——口国噜子,从而改变了一生的命运。口国噜子是江湖哥老会的早期组织形式,始于大巴山一带的流民,继而传播于成都平原各乡县。据严如煜《三省边防备览》介绍:“川中膏沃,易于存活,各省无业之民,聚集其间,结为朋党。其头目必才技过人,众共推之。择长林深谷,人迹不到之处,操习拳棒刀铳各艺,故其艺颇精。”金堂县川剧团老艺人中普遍传说:魏长生随一伙参加过口国噜子的江湖艺人流落陕西,会合一个秦腔小戏班改学过秦腔。当时川、陕两省,归川陕总督治理,同属一个行政区域,交往频繁。因为有少年口国噜子那段不平凡的经历给他“垫底”,魏长生富于冒险精神,敢于挑战环境,又具有相当的组织能力。十年磨剑,艺海扬帆。他的演技,先是在八百里秦川脱颖而出,继而随戏班北上京师,问鼎中原。 

关于魏长生从艺之始的经历,主要有以下两种说法。 

1.陕西说。童年的长生,家贫,无法读书,靠给人放牛度日。在这些与山草为友的童年生活中,爱上了戏曲。乾隆二十二年(1757),十三岁时随舅父到陕西谋生。先在西安大街一家卷烟铺里当学徒,异乡人的学徒生活,使他看到并经历着人间之不平,一些临商同行常欺侮他。次年的一天,临商的一个学徒又来惹事,这下触怒了这位刚强、不任人欺侮的少年。他反抗时,失手打伤了那个学徒,受到了店主的一顿毒打。从此,他离开西安,漂流在关中一带,后来,就在大荔学唱秦腔(同州梆子),开始了他的戏曲生涯。 

2.四川说。“魏长生自幼丧父,家贫。母子二人租赁了当地一个叫兴义贞的大商号居住。该商号是一家陕西商人经营的。当时陕西会馆常有陕西戏班演出秦腔,魏长生自小爱去哪儿玩耍,耳濡目染,居然学会了唱秦腔。陕西戏班见其可以造就,决意将他带走。其母不答应,后由义兴贞的大老板出面要挟,魏母不得已,才勉强同意。” 

对于以上两种说法,国内专家倾向于“陕西说”。北京大学戏曲学博士王政尧先生在为国家“六、五”历史重点项目《清代人物传稿》撰写的《魏长生传》中择要写到:魏长生自幼家贫,“困厄备至”,但对地方戏曲却情有独钟。13岁时,到西安一店铺当学徒,赖以糊口。不久,他舅父感到他是块唱戏的材料,于是,便带他入陕西秦腔戏班学戏,工花旦,随班演出。在此后十余年的舞台实践中,他潜心学艺,声誉鹊起,逐成陕川一带的著名的秦腔演员。 

从乾隆二十五年(1760 )起,魏长生17岁,就在陕西大荔一带学、演同州梆子戏。在这里,他大概生活了10多年。在这中间,也曾回四川参加过演出,但都是短期的。其主要演出活动还是在大荔一带。环境逼使他奋发学艺,起早摸黑,唱做念打,出大汗,吃大苦,发大愿:艺不惊人死不休。开始学习时,师傅说:“你用声婉转有余,但举止间未尽脱须眉气。”魏长生遂入青楼,充杂役,悉熟女流。过了3年,魏长生坐行笑颦,无不像女子。再次登台,大得激赏,一时秦腔风行西北。 

(二)名震京师 伶中子都 

清初,北京戏曲舞台最盛行的是昆腔与京腔(源出弋阳腔,亦称“高腔”,传到北京的称为“京腔”,并非后来才形成的京戏)。到了乾隆年间,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各省的地方戏曲借着给皇帝或皇太后祝寿的名义,纷纷进京献艺。“南腔北调,备四方之乐”。因为剧种很多,为了“正名”,戏曲开始被分为“花”“雅”两大部分。“雅部”专指昆腔,“花部”专指昆腔以外的包括京腔等各地方戏曲剧种。当时昆腔逐渐衰落,北京梨园中“花部”以京腔最为盛行,王府戏班皆演京腔。 

乾隆三十九年(1774 )夏,魏长生第一次到北京献艺。但是,他的演技没有引起观众的注意。当时,京腔在剧坛尚吸引着大量的观众。秦腔的表演艺术也未被广大的观众所认识。因此,魏长生也和其他的秦腔艺人一样默默无闻。时过未久,魏长生返回陕西大荔,细心揣摩京腔和其他剧种所长。同时,他还结识了西安等地的一些秦腔名家,如三寿官等,不断从他们的演出中吸取经验。他博采众长,勇于创新,敢于创造,“惟演戏能随事自出新意,不专用旧本,盖其灵惠所胜”。聪明加勤奋使其“唱、念、作、打”日臻精熟,表演水平取得了突出的进步。 

远在魏长生进京之前,已经有秦腔班社在京城演出。只是没有出名而已。三寿官的“双赛班”便是一个。三寿官,本名张南如,陕西长安人。农民之后,性至孝,深得乡邻称道。后学秦腔,仅一年,便登台演出。奇葩逸丽,娟娟如十七八女郎,令人心艳。惜无歌喉,只演《樊梨花送枕》,摹写情态而已。他先于魏长生带领自己的“双赛班”到北京演出,并将其戏班更名为“双庆班”。但是“不为众赏,歌楼莫之齿及”,其上座率之差,竟至无计可施。是时,三寿官的嗓子更是大不如前,只能以做工见长,人们戏之曰“哑旦”。说他“< 捧枕> 无言情脉脉,一枝红艳美人魂”,“儿家会得无声乐,哑趣传神许擅长”。尽管对他的表演给予了肯定,但是还是吸引不了大多数观众。“双庆班”形势严峻,已危及演职员的生活。 

乾隆四十四年(1779 ),胸有成竹的魏长生率班从大荔出发,出潼关,过黄河,经山西,二次进京献艺。入“双庆班”,并豪言,“使我如班,两月而不为诸君增价者,甘受罚无悔! ”就这样,魏长生和他的戏班搭入了“双庆班”。果然,长生“以《滚楼》一剧名动京城,观者日至千余,六大班顿为之减色”,这在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时人称之“举国若狂”。那么,这《滚楼》是一出什么戏呢? 

周贻白在《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中说:“按《滚楼》剧衍春秋时伍员之子伍辛与黄赛花事,一名《蓝家庄》。解放前川剧、赣剧尚传其名目,北京大鼓书中亦有此段,但已无人演唱。”《滚楼》是《蓝家庄》中的一折,《蓝家庄》说的是楚国大将伍员因父亲伍奢谏劝楚平王不要纳子妇为妻,结果父亲兄长全家被杀。伍员逃出楚国到吴国帮姬光请专诸用鱼藏剑刺死王僚。姬光继吴国王位后重用伍员。 

伍员荐孙武为帅,率大兵攻楚。伍员于途中攻关,遇一少年将军抵抗,被他战败,后来才得知此少年将军乃是伍家仅存的一孤儿名叫伍辛。伍辛献关并为前锋,在攻打一楚地时,遇到一女将,武艺超群,伍辛不敌受伤,逃到蓝家庄。蓝家庄有位蓝姑娘为伍辛调药治伤,还自愿与伍辛成亲。第二天女将赶到,蓝女藏起伍辛,殷情接待女将,并用酒将她灌醉,扶入自己卧室,然后又将伍辛推了进去,锁了楼门,有意让伍辛与之成婚。待女将酒醒,已失身,怒而拔剑欲杀伍辛。伍辛连跪带滚,女将翻滚追杀。《滚楼》演的就是当中这段。魏长生在《滚楼》中饰女将黄赛花。细致入微地刻画了黄赛花极为复杂的情感。戏的结尾是蓝女开门,对黄赛花说明伍辛乃名将伍员之子,情愿与赛花双双嫁伍辛为妻。赛花见伍辛年少英俊,也生爱慕之心,遂应允。 

《燕兰小谱》卷三记载过魏长生徒弟杨宝儿当时演《滚楼》一剧情况,从侧面可见魏演黄赛花可谓“尽妍尽致”。记载中说:“魏三初演《滚楼》,宝儿为之副色,一时魏杨并称,犹金菊之借光芙蓉。然其他杂剧风致,亦楚楚可爱,知非默处囊中者。诗云:莺莺呖呖燕喃喃,龋齿迎人媚态含。自是野花偏艳目,称他窄袖与青衫。”至于演《卖胭脂》中的王桂英,《烤火》中的碧莲,魏长生都能描摹出情爱女子的心理,演得鲜明活泼,富有个性。 

秦腔史学家焦文彬在《秦腔史稿》中评论道:“村女黄赛花为父母报仇寻杀仇人武辛时,被蓝家庄蓝太公之女蓝秀英以酒灌醉,强与武成婚的事。是一出爱情喜剧。戏曲表演的重点所在是黄赛花醉后与武辛的相爱。这段男女相阅的戏,醉中有醒,醒中有醉,醉醉醒醒,泼墨似的渲染了他们两人的爱慕之情。是一出难度较大的唱做戏,尺寸掌握,忿爱杂糅,都是要求一定的火候。即既要表现出她对武辛杀父之仇的极端愤恨,不杀不足以雪耻平忿消恨;又要表现出她对这一少年的爱慕,愿以身相许。这在一男一女困于一室的情况下,最能表现人物性格的了。”(焦文彬主编:<秦腔史稿>,第403 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873月版)这出戏是魏长生的拿手戏。他在剧种扮演了一个泼辣、大胆、文武双全的痴情姑娘黄赛花,恰到好处地表现了黄赛花的人物性格,从而一炮红遍京城。 

魏长生的另一部拿手好戏“烤火”说的是唐朝杨国忠奸党臧昂,欲强娶殷参军之女殷碧莲为妻,殷乃携女碧莲出走,不料行至少华山,为侠盗袁龙劫上山寨。袁龙有友倪俊,时在山寨。袁见碧莲与倪俊才貌相当,强迫二人在山寨成婚。倪俊在家园由父母做主已与傅金莲订婚,并有富贵图为凭。故无意再娶。时值天寒孤男寡女二人被关在洞房之内相对烤火,坐以待旦。碧莲见倪俊文雅规矩乃是一君子也,心中已生爱慕之心,几次想与之置腹交心,托以终身,只是羞于启齿。待天快明时,碧莲求其援助,倪此时已动心,遂赠富贵图与碧莲作别。天明倪俊下山落一店,适为碧莲之婢秋香所开。再说奸贼臧昂亲领官兵前来剿山,被袁龙杀了。后来袁龙让殷家父女携图下山,在店中遇到倪俊,倪让他们父女先到自己家乡暂住。倪俊则进京赶考,后得中状元归家,经三家老人相劝,倪俊终于与殷碧莲、傅金莲成婚。此剧后面无积极意义,表演亦无戏剧情趣,故多演烤火到下山为止。所以诗有“烤火连场演下山”之说。 

在演出剧目中,魏长生善演莺啼燕口转、媚态可掬的情爱女性,其化妆也十分讲究,演出的女性楚楚动人,别有情韵,达到形似神似之境界。据《燕兰小谱》载:“王府班名旦有二、刘黑儿演《葡萄架》一剧享誉京师。白饰潘金莲,刘饰婢女春梅。但自魏长生唱《滚楼》一剧轰动京师之后,白即辍演该剧。吴太初曾经记诗感慨此事,诗云:“宜笑宜嗔百媚含,昵人娇语自喃喃。风流占断葡萄架,可奈楼头有魏三。”后来他二人竟改搭魏之永庆班唱魏腔了。同时,魏长生又擅善演武旦,表现那叱咤一时的巾帼英雄。 

魏长生在京几年,高超的演艺“使京腔旧本置之高阁,一时歌楼观者如堵,而六大班几无人过问,或至散去。”(吴太初《燕兰小谱》卷三)六大班指乾隆年间在京演唱京腔兼昆弋的地位显著,名声显赫的大成班、王府班、余庆班、裕庆班、萃庆班、保和班之称谓。它们曾一度在天子脚下菊坛称霸一时,后因循守旧,老剧目、老面目、老一套表演,渐而曲高和寡,知音愈少。当时有人写诗戏道:“脸涨筋红唱未全,后场锣鼓闹喧天。主人倾身摇头赞,今日来听戏有缘。”“小旦俱过强壮年,鬃鬃黑丝满腮边。依然打扮行筵畔,膻气通身敬鼻烟。”与此相反,魏长生秦腔新剧目、新演员,唱念做工别出新格新样,京师观众无不欢喜附和,致使京中大班几无人过问,不得不兼演魏之秦腔,以求生存。 

魏长生师徒演唱剧目多为男女情事,表演中也难免有一些过分描拟,刺激了封建礼教,另外,六大班后台又多为皇室显贵,他们视京腔、昆腔为正统,目魏长生之秦腔为邪门,所以于乾隆五十年(1785)由步军统领五城出示禁止秦腔演出。“概令改昆、弋两腔,如不愿者,听其另谋生理。倘于怙恶不遵者,交该衙门查拿惩治,递解回籍。”(《钦定大清会典事例》)。乾隆五十三年(1788),魏长生毅然离京下扬州。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站)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中国方志网| 中国国情网

京ICP备08002157-3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Copyright © 2008 www.zhongguodiqing.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