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简体|ENGLISH
杜环

原标题:我国第一个到达地中海的旅行家——杜环

公元97(东汉永元九年),班超在中亚击败了匈奴的侵扰,重开了通往亚洲西部的“丝绸之路”后,曾派甘英出使欧洲的大秦(罗马帝国),企图取得与欧洲的直接联系,没有成功。东汉以后,经历了魏晋南北朝,“丝绸之路”上虽有各国商人、僧侣、使节不断来往,但中国人到西方去的,却没有超过印度以西的地方。到了唐代,政治比较稳定,经济发展,中西交通大开,情况才开始扭转。这时在亚洲西部的阿拉伯半岛上又崛起了一个伊斯兰国家,我国史籍称之为大食。七世纪中叶后,大食已征服了地中海东岸的东罗马国家拂菻、波斯等地,并把势力扩展到北非、中亚、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形成了一个强大的阿拉伯帝国。与唐朝的关系也日趋密切,从公元651年到793年间(唐永徽二年至贞元十四年),大食使者来唐朝,见于史籍的就有36次之多。可是中国向西派抵大食的使者,仍旧一个也没有。674675年,唐上元中,有个叫达奚通的,曾远航到阿拉伯半岛南部,并著有《海南诸蕃行记》一书,但久已失传。反而首先到达大食和佛菻,并留下记载的,原是一位被大食掳去的战俘——杜环。 

杜环是唐代京兆万年(今长安县)人,生卒年代不详。公元751(唐天宝十年),大食军与唐军在恒罗斯城(前苏联中亚江布尔)发生冲突,杜环当时在唐军中,被大食所俘,带回阿拉伯,于是得以游历了中亚和西亚许多地方,直到11年后(762年,唐宝应初年)才从海道回国。回国后杜环把自己在西域各地的见闻,写成《经行记》一书。杜环本人的事迹不见他书记载,《经行记》一书后来也亡佚了,幸而他的族叔杜佑写有《通典》一书,摘录了《经行记》的片段,我们才得知杜环被俘远游的情况。杜佑在《通典·边防典·西戎总序》中说:“族子环随镇西节度使高仙芝西征。天宝十年至西海。宝应初,因贾商船舶自广州而回,著《经行记》。”这里所说的西海,指的就是地中海。古代的“丝绸之路”一直通到地中海东岸港口安都城(今土耳其南部安塔基亚)。所以,说杜环经历了陆路上“丝绸之路”从亚洲东方到西方的全程,这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杜环西行的旅程,据《经行记》所载推测,大概是:从石国(今塔什干一带)渡真珠河(今锡尔河)到康国(今撒马尔罕一带),又渡今阿姆河到末禄(今马里),然后沿今伊朗北部到伊拉克,到达大食阿拨斯王朝首都亚俱罗(今库法)。《经行记》还提到的苦国,就是今叙利亚一带,它和拂菻一样,也是地中海东岸的国家。 

不仅陆路,杜环还经历了当时海上东西方交通的全程。杜环是从海道归国的,《经行记》中就保存有狮子国(今斯里兰卡)的片段记载。《新唐书·地理志》载有贾耽《广州通海夷道》,即由广州南航经南中国海,西出马六甲海峡,经印度洋及阿曼湾、波斯湾抵大食国,这是一条海上的丝绸之路。杜环归国,无疑就是乘搭商船沿着这条航路回到广州的。杜环走过当时东西方陆、海交通的全程,行程合计约8万里,在外时间共11年;其游踪之广,时间之长,在我国和世界的历史上,都可以说是少有的。 

杜环的最大贡献,主要还在于向人们介绍了中亚和西亚、南亚地区当时的情况,特别是伊斯兰国家初期的情况,不但增进了人们对世界地理的认识,而且还促进了东西方人民的互相了解和文化交流。 

更值得注意的是《经行记》中还提到当时侨居大食的中国人,他们是我国最早寓居阿拉伯国家的一批劳动者。他们把中国的文化和工艺带到亚洲西部的阿拉伯国家,这无疑是古代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友好关系的珍贵史料。《经行记》还介绍了中亚和西亚地区的葡萄、芒果、千年枣(椰枣)、西瓜、良马(阿拉伯马)等物产。可见,《经行记》一书也保存了唐代中国和西方各国人民经济、文化不断交流的许多重要史料。 

杜环是中国最早到达西亚和地中海的人,也是唐代中国向西方走得最远的人。他的路程比著名的玄奘印度之行远一倍以上。《经行记》现在虽只剩下片段,但它提供的古代中外交通史料仍极有价值。 

(来源: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网站)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中国方志网| 中国国情网

京ICP备08002157-3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Copyright © 2008 www.zhongguodiqing.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1号